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当前位置: > > >

关注我国视光学发展 提高眼视光师社会地位

发布时间:2019-06-11 10:08

  “近年来,我国与视觉和视功能有关的眼病患者日益增多,而目前从业人员的数量和质量却远远不能满足患者对视功能进行矫正和治疗的要求,因此,坚持‘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增设眼视光师专业技术职称,以促进我国视光学快速发展势在必行。”全国“两会”期间,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沈阳何氏眼科医院院长何伟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在众多委员中,何伟可算是非常勤奋的一位了,光是提案就准备了10个,其中之一,就是提请关注我国视光学发展,建议增设眼视光师专业技术职称的建议。


  作者:王霞


  视觉保健服务资源有限


  “在人们的生活和工作中,80%的知识、信息是通过眼睛获得的,视觉生活质量对于人类自我价值的实现,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何伟介绍说,在我国,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近年来眼科疾病中与视觉和视功能有关的问题日益增多,需要进行视功能诊疗的人群逐年扩大,如近视:我国近视人口总数占总人口的30%,每年新增近视患者超过3000万,青少年的近视发病率更是高达50%~60%,全国现有戴眼镜的人数约为8亿;老视:社会的发展使中老年人心理年龄趋于年轻化,老龄人群中约35%需要进行老视矫正;视觉疲劳:信息网络化、电视的普及将人们束缚在屏幕前,长时间用眼导致视功能失衡、双眼视力问题、干眼症等;低视力:在我国发病率为1%~2%,已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儿童斜弱视:在我国发病率约为2%~4%。


  可见,我国人民群众对视觉服务有很大需求,而现有的视觉保健服务资源却非常有限。以屈光方面的保健为例,在18~35岁屈光不正的人群中,只有25%得到眼镜、隐形眼镜或屈光手术的有效矫正。我国目前与视觉和视功能有关的眼病检查、诊疗与矫正,基本是由医院的眼科医生兼任视光师或眼镜店的从业人员完成的,而国内84.2%的眼镜店从业人员仅有高中或职校甚至初中学历,专门的眼视光专业人员不到三分之一,视光产品,特别是眼镜的质量更是不能令人满意,中国眼镜协会近年对框架眼镜的抽查发现,加工合格率为83%,验光合格率仅为34%。“总之,我国现有的视光从业人员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难以满足社会对视觉服务的需求。”何伟总结说。


  三大原因


  何伟认真分析了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我国视光学发展起步较晚,视光教育开设院校少。虽然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医疗水平的提高,视光学近年来发展速度较快,但与西方发达国家一百多年的发展历史相比,我国视光学发展起步相对较晚,视光教育在20世纪80年代末才开始开设,而且只有温州医学院、天津医科大学、中山医科大学等屈指可数的大中城市的高校设有眼视光专业,相关教育形式也比较繁多(有七年制、五年制、四年制、三年制等),从而导致视光专业人才严重缺乏,与发达国家远远超过眼科医师的眼视光师的人数相比,存在明显差距,远远不能满足我国的社会需求。


  二是从事视光学工作收入低,社会地位低。何伟介绍说,在发达国家,视光师的收入颇丰,社会地位高。在美国的所有行业中,视光师的收入排名第四,社会地位排名第五,而目前我国从事视觉检查、视觉诊疗与矫正的人员,多集中在眼镜店,负责完成验光、配镜等工作。收入低,社会地位低,导致原本就为数很少的视光专业人才不愿从事验光等工作。目前从事视力检查、验配的人员,大多也是学历层次较低或没受过专业教育的人员。


  三是关于视光专业的技术职称定位偏低。与欧美发达国家对眼视光师有严格的考核及明确的资格认证相比,目前我国对眼视光师并无明确的专业技术职称考核及认定,视光领域的技术职称只有各级验光员(技师)及眼镜定配工,且各级验光员(技师)和眼镜定配工的考核及资格认证,不只面向有视光专业背景的人,同时也面向社会上的其他人员,这就不可避免地导致现今从事视光相关工作的人员大部分是无视光专业教育背景的低学历者,从而使得我国目前在视光领域仅有的各级验光员(技师)和眼镜定配工的技术职称的含金量进一步下降。


  推进视光学发展


  结合我国视觉保健服务资源的现状,在分析原因后,何伟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首先是增设眼视光师的专业技术职称。视光学是眼科学的起点,也是眼科学的终点,眼科学加视光学才能组合成最好的眼睛全程医疗保健体系。在一些发达国家,眼科医师和眼视光师是两种不同的职业,眼视光师主要是用光学器具来矫正和改善视功能,并有药物处方权。在美国,现有眼视光师3.3万人,其人数远远超过眼科医师。何伟认为,为了促进我国视光学的快速发展,以满足我国广大需要进行视功能矫正和治疗的患者需求,增设眼视光师专业技术职称势在必行。


  其次是规范眼视光师的考核标准及资格认证。在美国,获得眼科视光学相关学位的毕业生必须通过全美统一的“眼科视光学”执照考试,才能从事视光领域的诊疗工作。何伟建议,针对我国视光学的发展现状,增加眼视光师执业资格考试是提高眼视光师质量的重要保障,具有眼视光学专业背景的毕业生根据工作年限及业绩,考取不同级别的眼视光师职称(如:眼视光助理医师、眼视光医师、眼视光主任医师等),明确各级职称的岗位职责,并在制度上提高眼视光师的相关待遇,从而更广泛地吸纳眼视光专业的优秀人才从事眼视光师职业。


  第三是加强对视光学专业人才的培养。“我国高等医学院校必须立足我国现实,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确定视光学人才的培养目标,规范教育模式,建立符合我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视光教育体系。”何伟说,“只有这样,才能以完善学生的知识结构、提高学生的临床技能、培养学生的科研素养为教育重点,为培养综合素质高、专业能力强的眼视光师打下坚实的基础。”所以,何伟认为,国家在政策和资金上支持高校(特别是中小城市的高校和民营高校)开设视光学专业。


  此外,何伟还建议明确眼视光师的工作场所,以及成立眼视光师的相关组织,加大对眼保健的宣传力度。他认为,医院、社会应该为眼视光师提供独立的工作场所,改善工作环境。在我国,眼科医师有“眼科医师协会”,眼视光师专业技术职称确定之后,也需成立如“眼视光师协会”的组织,以加强国内外的交流与合作,促进我国视光学的快速发展。另外,报纸、电视台、电台等媒体,也应加大对眼科相关知识的宣传,政府、企业、社会团体、社区应积极开展爱眼宣传活动,定期举办爱眼讲座、创办健康教育网络等,真正引起全社会对眼保健的重视,从而不断提高眼视光师职业的社会地位。本文来自《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

千里马论文网:http://www./yx/jc/226855.html

上一篇:病理学实验教学改革初探

下一篇:重视转化医学研究,推动神经变性疾病学科发展

医学论文最热期刊